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

  用蚂蚁的视角看物联网世界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平台化是未来企业的主流运营模式,不过目前在技术类企业的范畴内,主要的平台化模式是“聚合”,就是将多种技术整合,然后包装出一些标准模块,以满足应用的“搭积木式”开发。而明牛则选择了另外一种模式,姑且称之为“分化”吧,就是将工业物联网应用开发中需要的主要技术,以工具的形式加以包装,然后嵌入到其它平台上。明牛所代表的也是未来一部分技术方案商会选择的路径。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2012年物联网概念陷入桎梏后,智慧城市、智能硬件、工业4.0等概念又先后兴起,看似物联网被边缘化,实则是唤醒了物联网的三大应用领域。至2016年中,面向物联网的移动通信技术——NB-IoT标准冻结,让已经处于新兴信息科技产业概念边缘的物联网重新焕发生机,并且引发了物联网应用侧概念的繁荣,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当属工业物联网。同时,由于2017年物联网平台被作为物联网产业入口而引起各个层级的企业竞相“追梦”。其中工业物联网平台,由于出现的最晚,还未被资本“洗礼”,所以成了资本和大企业,以及创业企业逐鹿的核心。然而,2018年,资本热潮一退,便是一片哀鸿。而创立于2016年的上海明牛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牛云)却能躲过一劫。



不贪心,只解决0到1的问题



明牛云创始人韩磊,是一个善言之人,并且极其有说服力。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他的逻辑思维能力很强。“我自己是制造业出身,所以在选定制造业作为目标行业进行创业之前,就有找大量的相关企业进行过交流,比如大家对物联网有没有需求,最想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最大的顾虑是什么等等。”

经过这些“调研”,韩磊发现“设备联网”和“数据上云”,制造业企业是普遍有需求的。但是,他们的需求和大部分物联网平台企业臆想的需求不一致。

“比如说数据上云,上谁的云?很多工业物联网平台企业想的是让用户的数据上他们的云,但用户想的是上自己的云,因为用户会考虑安全和隐私的问题。虽然很多平台承诺不碰用户数据,但是用户是不相信的,尤其是现在大家已经洞悉了‘通过用户数据创造商业价值’这样的互联网思维真谛以后,与数据相关的事情就变的异常敏感了,企业用户可不像消费者那样好忽悠,”韩磊在某次交流中分享了自己的“调研成果”。

韩磊说的是事实,看看互联网时代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建一个平台,集聚用户卖东西,或者卖广告,甚至直接卖用户数据。当然,用户也从中得到了实惠和便利,并且如果没有平台,这些实惠和便利是无法得到的,比如如果没有电商平台让厂商直接面对用户,并且同时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用户,用户就无法以更低的价格购买产品。给用户推送广告,如果没到惹人厌烦的地步,也可以算作一种比较“贴心”的体验。换句话说,就是“平台对个人的赋能价值超过了平台榨取个人数据的价值”,所以当“卖用户数据”这件事情被发现之前,个人用户算是默认了平台用自己的数据谋取商业利益的做法。

然而,正如韩磊所说:企业不好忽悠,当然是要算算这笔账的。甚至连平台企业自己都没想清楚,要怎么通过企业用户的数据谋取利益的时候,企业都不能放下戒备心理。

“数据的安全和隐私是传统工业企业核心考量的问题之一,”韩磊分析说,“另外一个就是大数据和小数据的问题,就是说现在的物联网发展还远远没有到大数据的阶段。”其实,同样的论断不止韩磊一个人提过,应该说是大部分从事物联网技术和应用解决方案企业的“集体经验”:现在的物联网还处于小数据的阶段。

这个有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方面,2016年后,物联网的发展确实繁荣了起来,但其表现是更多的应用领域被唤醒,而非全面应用。在很多领域都是试点的形式存在,当然有些领域除外,比如关乎国计民生的领域,安防、交通、电表、燃气表等,并且有些已经试点了多年,才进行大规模应用的。像安防行业,2005年就开始平安城市的建设试点。

实际上大部分行业都没有这样的“殊荣”。“尤其是涉及到企业,每一个举动都要计算投入产出比,都是由商业考量的,”韩磊介绍说,“另外,这是一个用户和技术服务方共同探索的过程,理论上这个技术有用,能解决某些问题,实际上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另外一项技术,或者用户原本认为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在实际应用的过程中,发现其实应该解决另外一个问题,所以技术提供方要随时‘在线’,帮助用户来解决这个问题。”


“当在‘试点’这个环节把所有问题都理顺了,才能进入小规模应用,套用制造业的术语就是‘小批量’,通过‘小批量’验证了稳定性之后,才能真正进入大规模应用。”也就是说,这个过程是及其缓慢的,完全没有办法像互联网应用那样‘6个月就能集聚大量用户数据’。不仅物联网平台企业只有小数据,物联网应用方也只有小数据。

第二个方面,“先有小数据,才有大数据,并且不是所有数据都需要上云。”对此,韩磊非常肯定。


物联网首要解决的问题是物品联网,然后是物品的“监”和“控”。“监”可能都需要上云,但是“控”就不一定要上云了。“比如生产线不同环节之间的衔接,最好能够实现本地控制,如果前一个环节的执行设备把任务完成的数据传到云端,云端再把‘执行下一环节’的指令发回给这台设备和下一个环节的执行设备,即使不断网,云端处理速度够快,整个过程也需要时间,更不要说还有1%概率会发生断网,甚至云端崩溃的情况,甚至还有数据丢失的情况,也就是说把‘控’放在云端,是不安全的,”韩磊解释说,“这个时候,‘控’在本地执行相对就更可取,这就涉及到所谓的边缘计算的应用了。”


“就是说,一些实时性非常强的应用在边缘侧已经被处理掉了,并且是通过小数据的手段,同时有些只对当时应用处理有用的数据,是不会上传到云端的。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一方面,单个企业的‘大数据’是需要长期积累的;另一方面,平台企业想用多个用户的大数据去给单个用户赋能,也需要时间积累。”“所以你不能天天去跟企业忽悠,用大数据去解决他的当下的应用问题。”

除了数据上云的问题,企业还有很多应用层面的需求,所以最近几年也出现了很多“物联网应用开发平台”。“这个如果没有个三年五年,十年八年的积累,做做方案还可以,做平台很难,”韩磊说道,“应用层面,行业逻辑太多了,有时候看起来是同一个类型的应用,但是由于场景不同,应用逻辑就会改变,比如同是货物搬运,在这家工厂都是走平路,到了另一家工厂要上几层楼,再换一家要拐几个弯。而真实的工业场景比这个复杂的多。所以没有经历过大量应用的‘磨练’,很难用一个平台来解决所有问题。”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总之,经过大量的行业分析后,韩磊给明牛云工业物联网平台定了方向:首先,不做纵向解决方案;其次,不在没有实际需求的情况下整合各种新技术;然后,将平台工具化,工具动态化。并且只解决工业物联网中从设备联网到数据上云这个0到1的问题。



平台工具化,工具动态化



明牛云是一家以“驱动+连接+基础数据处理工具+基础云部署”业务为核心的技术服务型公司,这是韩磊给自己的定位。也就是说驱动、连接、基础数据处理、基础云部署构成了“明牛云工业物联网平台”这套企业数字化升级的基本工具。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其中,“驱动”是指在设备端数据联网、设备互联都需要一套驱动程序,“数据上云无非就2种方式,最前沿的技术是边缘计算技术,把驱动整合在智能硬件中,所有数据本地处理,把处理后的结果传到云端,另外一种是利用透传的方式将数据传到云端,所有数据在云端处理,这种方式一来对云端的要求极高,数据量大了之后,会存在各种问题,丢数据,响应慢等问题,这些问题是很难通过后期的技术迭代来解决的,或者说解决这个问题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那么明牛云本着开放的心态,将边缘计算引擎(整合了各种驱动)提供给广大的智能硬件制造商以及软件开发商,大家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情,无需关注太多底层的技术问题”韩磊介绍说,“这里面是有较高技术壁垒的,这也是我们的核心价值所在。”

“‘连接’就比较简单了,”韩磊笑言,“无非是实现设备联网,设备互联,但是也不简单,尤其是工业协议繁多,而且工业设备提供商都是大企业,你去问他要协议接口,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目前我们已经打通了所有主流的工业协议。”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

 “基础数据处理工具”,分两个层面,一个是面向应用层的,比如提供一些基础的报表服务、本地执行决策、本地的设备安全等;另一个层面是在数据传输和上云的过程中,比如的数据加密、核实以防漏传或者误传,数据过滤、归类等。

“基础云部署”,是指为企业提供满足行业共性需求的物联网平台,同时在部署方面存在多种方式,可以部署在企业自己的私有云上,也可以部署在第三方云平台上,也可以部署在明牛云的平台上,总之就是满足用户不同的需求。

“这几个方面算是明牛云工业物联网平台这个大工具套装下面的小工具,不过每一个小工具下面都还有很多更小的工具,”韩磊介绍说,“这个就能满足用户的动态需求。第一个‘动态’是‘可拣选’,就是有些工具是用户不需要的,那么他可以不选择;第二个‘动态’是‘可组合’,就是说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对拣选出来的工具进行二次组合,其实就是二次开发。”不过韩磊坦言,现在明牛云所作的其实是将这套工具再简化,“简化到所有的工具是所有企业的必须”,并且已于2019年底前推出了第一个这样的试用版本。

“其实‘动态’还有另外一个含义,”韩磊表示,“就是我们要保证我们的这套工具是可以进行实时远程更新的,不管是我们的边缘计算网关,还是软件应用。”

“同时,由于用户对数据隐私问题的重视,我们并非让用户接入我们的平台,而是将这套工具提供给用户,有点像以前卖软件吧,”韩磊说到。

明牛云的这种做法,很像云计算刚在中国兴起的2008到2012年间的VMware。2008年开始,一大批创业企业,乃至大企业都扎堆进军公有云,到2012年的时候,几乎全军覆没,唯一的胜利者确实卖私有云软件的VMware,乃至2014年以来,公有云的市场渗透率越来越高,而VMware依然是用户最大的云存储解决方案企业。因为真正使用公有云的企业比例甚少,这也是最近几年公有云存储企业频繁进军私有云和混合云的原因,甚至连阿里云这样的公有云巨头都开始走下神坛。“所以说,很多时候,一些事情以这样的方式发生,发展,其实就是一种轮回,尤其是当你面对的是同一类用户,因为人性是不变的。”



END
往期回顾:

48个开发类物联网平台,开启物联网的战国时代物联网时代开启,谁将成为物联网领域的BAT?物联网时代的巨头在哪里:3类平台,5种路径【一】物联网时代的巨头在哪里:3类平台,5种路径【二】74个物联网平台图谱物联网进入2.0时代,谁才是真正的物联网企业?物联网产业入口之战——物联网应用开发平台发展路径浅析物联网开发平台功能:解决方案导向与数据应用导向谁更具生命力?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
工业物联网平台的“减法”法则

目录